關於部落格
美食餐飲
  • 1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知道嗎,你的信用卡信息可能只要2分錢就能買到!


■製圖/廖木興
  據新華社電 我國已發行超過4億張信用卡,每年通過信用卡交易的資金總額超過13萬億元。在多數人看來,關涉“錢袋子”的信用卡象徵著安全、私密,用戶隱私信息也會受到嚴密的保護。記者調查發現,銀行信用卡客戶數據泄露現象頗為嚴重,一條條包括姓名、電話、地址、工作單位、開戶行等完整隱私的信用卡開戶數據,在網絡上形同“趕集”公開販賣。而種種例外條款、免責規定,往往讓消費者問責無門。
  根據上海某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銷售人員提供的線索,記者近日使用QQ群查找功能,搜索“電話銷售”這一關鍵詞,找到約200個有“數據交流”功能的QQ群。搜索“銀行數據”,參與人數多達數百人、交易活躍的群至少有30個。據介紹,這些正是信用卡信息交易的“黑市”。
  在其中一個名為“電話銷售數據貨源”的QQ交流群,記者以求購者身份,很快就從一位賣家處獲得了“供試用驗真”的銀行信用卡客戶數據。在這份數據中,多家商業銀行的200名客戶信息均在列,包括持卡人姓名、移動電話以及家庭住址、開戶銀行。
  這些隱私信息是否真實有效?記者撥打了其中一位安徽省合肥市的持卡人盛某某的電話,經其確認,自己確是在某銀行安徽分行某營業部申請辦理了太平洋信用卡。而家住合肥市蜀山區某街道、在該市旅游局工作的其他信息,也與其本人提供的身份證明相符。經一一致電確認,其他幾家銀行的數十位持卡人也表示,已泄露的客戶信息真實有效。
  記者調查發現,在微信及一些電子商務平臺,“電話銷售交流圈”“銷售行業資料群”也大量存在。多位“信息販子”均表示,可以“按地區定製,先試用後付款”。此外,根據個人信息“品質”的不同,價格也分為“三六九等”,每條價格從2分錢到5元錢不等。
  例如,最新信用卡開戶數據按照0.5元一條出售;已經出售過一次的二手數據,可以便宜到0.35元每條;部分高端客戶如金卡、白金卡持卡人信息每條售價則高達5元。借助網絡聊天、支付工具,買家從下單到得到這些信息,交易全程僅需數分鐘。
  一名自稱河北籍的微信群賣家表示,這些信息的主要購買者是貴金屬、信托等理財機構的電話銷售人員。僅他所在的群,每天有400多人商洽買賣。“越是沒怎麼被打過的電話信息價格越高,最便宜的一份2000元10萬條,算下來每條數據只要2分錢。
  你的信息,可能是這樣被泄露的!
  消費者申辦信用卡,商業銀行掌握了數億持卡人的身份證明、電話、住址等信息。根據《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商業銀行未經客戶授權,不得將客戶相關信息用於本行信用卡業務以外的其他用途。記者調查發現,種種規定屢成“一紙空文”,導致大量客戶信息被泄露。
  銀行“內鬼”倒賣
  知情人士介紹,每條個人信息被提交給銀行後,要經過支行、分行、信用卡中心等多個環節,經手人員眾多。據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通報,已於2013年被判處有期徒刑的某銀行信用卡中心原職員餘某,就曾將掌握的600餘份客戶信息出售,其中包括客戶辦卡時留存的工資證明、身份證明。
  在上海司法機關近年查獲的買賣客戶信息案件中,一些銀行的下屬支行員工也曾成為出售資料的源頭。
  銀行轉手給“合作公司”
  一些信息販子透露,有相當部分的信息並非銀行直接泄露,而來自與銀行有合作關係的企業。
  記者以辦卡人的身份,走訪了幾家銀行營業部,獲得的標準信用卡申請合同均顯示:個人信息除了被銀行使用,還可能被用於合作企業推銷業務、與聯名商戶共享信息。
  比如,有的銀行標準信用卡領用合約規定,持卡人需同意將信息披露給聯名信用卡的聯名服務方、服務合作方,才能申領辦卡;有的銀行標準信用卡合約中,也存在類似條款。在一家國有銀行發行的“攜程聯名信用卡”合同中,銀行明確聲明,要與機票銷售網站共享客戶的基本信息。
  此外,不少信用卡申請合同還約定,銀行對這些合作機構只“督促保護信息”,不對這部分信息的安全承擔保密義務。
  據央行上海分行通報,江蘇銀行上海分行就曾將3.2萬份客戶的個人信用信息透露給第三方理財機構,被責令整改。
  “偷”設條款 悄悄轉讓
  據記者瞭解,現在辦理信用卡的合同基本都是各銀行自己的版本,沒有統一的格式合同。合同中銀行是否要做信息保密承諾以及如何利用客戶信息,目前尚無任何規定。
  不少消費者反映,辦卡時填寫的表格密密麻麻,從沒仔細看過每一條條款。
  事實上,與保險、超市、網站等合作方“共享個人信息”等字樣往往置於合同不起眼位置。“信用卡申領合同的條款上百條,內容晦澀,而且你想辦信用卡,不管什麼條款,就只能簽字同意。”正在上海一家股份制銀行辦卡的王宇說。
  “消費者往往在不知情中就授權將自己的信息轉手,遭泄露信息的消費者如果想追責,這些免責條款反而成了擋箭牌。”上海華榮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許峰說。
  觀點
  銀行信息泄露該誰擔責?
  僅處罰相關工作人員
  對銀行沒有任何追責
  “信息泄露極易誘發金融犯罪。”上海市檢察院金融檢察處處長肖凱表示,在一些存在漏洞的理財平臺,註冊會員只需持卡人姓名、身份證號碼、卡號等信息,即可劃轉資金。僅2013年,這一漏洞就被犯罪分子利用,在滬盜劃資金數百萬元。
  許峰說:“商業銀行及目前處於信息保護‘灰色地帶’的種種信用卡合作機構,都應對客戶的信息安全負有責任。”現在,如果查出信息泄露行為,也僅僅對相關工作人員進行處罰,對銀行和機構沒有任何追責。
  2009年通過的刑法修正案明確,金融單位的工作人員將本單位在履行職責或者提供服務過程中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給他人,將可能觸犯刑律。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網絡服務提供者對在業務活動中收集的公民個人電子信息必須嚴格保密,不得泄露、篡改、毀損,不得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
  “商業銀行不能通過條款規避責任。”北京中銀律師事務所律師徐玉平指出,例如在信用卡辦理合同中,消費者應有選擇權。例如能夠選擇不接受將信息提供給銀行外機構,不接受銀行推銷保險、理財產品等非信用卡業務。
  此外,對企業泄露公民信息的民事責任,我國現行法律法規的約束也較為籠統。北京郵電大學互聯網治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教授崔聰聰認為,當消費者試圖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個人信息隱私時,卻往往發現法律武器並不好用。“比如,消費者如果要維權,自己需要承擔舉證責任。但對於信息如何泄露、泄露給誰、造成了什麼樣的損失,這一系列舉證的難題靠個人難以完成。”
  專家表示,監管部門應當加大對金融企業、合作機構等信息泄露源頭的處罰力度,督促商業銀行加強對合作機構的審查。“從根本上看,有必要儘快推動呼籲已久的個人信息保護法立法,明確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責任。”上海泛洋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劉春泉說。  (原標題:知道嗎,你的信用卡信息可能只要2分錢就能買到!)
繼續閱讀

創新治理:探索社區發展共治金


  □晨報記者 張昱欣
  靜安寺社區(街道)因在推進社區建設和管理試點方面卓有成效,獲得了“首批全國社會工作服務示範社區”的榮譽稱號。“社區是社會建設的主戰場,保持穩定的第一線,服務群眾的最前沿,一號課題的貫徹落實關鍵在社區。”面對今年的“一號任務”,靜安寺街道黨工委書記胥燕紅心裡已有譜。她告訴記者,接下來街道將在凝聚社區治理共識、完善社區治理結構、創新社區治理機制方面抓好貫徹落實。
  醞釀試點社區發展共治金
  從老公房加裝電梯,艱難破題吃“螃蟹”,到構築“白領生態圈”——在創新社區治理方面,靜安寺此前就有諸多成功的嘗試。在華山居民區,身穿印有“紅蟻”標識的馬甲、佩戴統一胸牌的“紅蟻”家園自管小組成員的身影是小區每天必有的“風景”。隊員們每天定時在社區巡邏,如發現居民區保潔、保綠不到位、安全管理有漏洞等問題,便一一記錄下來,及時向居委會反映,並對問題的解決和整改進行督促和事後督查。
  華山居民區黨總支副書記王靜告訴記者,像“紅蟻”家園自管小組這樣的群眾自治團隊目前共有17支,這些團隊不僅參與社區環境的建設和管理,更成為社區和諧的重要力量。據統計,靜安寺街道目前共有各類群眾自治團隊233個,一大批各種類型的社區群眾自治團隊也在培育中發展起來,“自治在社區”的理念在社區居民心中落地生根。
  而在不久的將來,像“紅蟻”家園自管小組這樣對社區有益的項目,還有可能獲得一定的資金支持以提升效果。記者瞭解到,“一號任務”已經下達,在深化創新社區治理機制上,靜安寺街道有著統籌考慮。其中,頗有創意的“社區發展共治金”探索已進入籌備階段。據相關負責人介紹,通過前期深入調研,專家和社區居民不約而同提到了資金支持對於社區自治創新的重要作用。當然,試點工作不會“一蹴而就”全面鋪開,根據目前的計劃,條件相對成熟的華山居民區有望成為社區發展共治金的“吃螃蟹者”。
  “減負”不合理行政負擔
  作為一名基層幹部,胥燕紅此前參加了“一號課題”座談會。她表示,“一號課題”調研組遍及全市的足跡,把社會各界的目光引入位於社會架構最底座的“基層”,也把社會治理推到“全民議題”的高度。“我們深刻感受到市委對社會治理的高瞻遠矚和對基層建設的高度重視,在全過程參與中,真正體會到了市委一號課題的成果凝聚了全市不同階層、不同背景的幹部群眾的智慧和期盼,讓我們為之一振、眼睛一亮。
  取消居委會不合理的行政負擔,是不少幹部給一號課題文件“點贊”的內容。文件明確居委會依法協助行政事務清單和居委會印章使用規範清單。在市、區縣兩級,建立居民區工作事項的準入把關機制,形成工作事項新增、退出、調整的制度安排和操作流程。凡是需要居委會協助政府的工作事項,須由市、區縣人民政府下達,政府職能部門不得隨意或直接給居委會安排工作任務。“我們在組織居民區幹部學習討論時,講到這一段,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不少居民區幹部直呼‘非常給力’!”胥燕紅告訴記者。
  白領和老人成最大受益者
  “如果說以前的基層工作是‘上面千條線,下麵一根針’。我們認為,一號課題對基層工作的重新定位應該是‘下麵萬顆子,上面一盤棋’。即通過把街道和社區做成社會治理堅固的基層平臺,把發展的目光投向基層,把治理的重心放在基層,使頂層的關註變成普遍的關切,使頂層的設計變成群眾的自覺,從而真正把握一個轉型期的真實社會,進而保持政令暢通、實現科學發展。”胥燕紅介紹,一號課題在街道原有6項職能基礎上,新增了“加強社區黨建”、“統籌社區發展”兩項職能。靜安寺街道將從優化黨建工作體制、優化內設機構職能、優化人力資源結構三方面著手,進一步優化治理結構,切實履職盡責。接下來,靜安寺街道將突出同心家園區域化黨建的引領作用,通過社區黨委和社區委員會的同步聯動,進一步融合社區各類組織,既把區域化黨建工作進一步做實,也為社區共治提供黨建引領和支撐。居民區層面,推進居民區“大總支”體制,提高居民區黨組織整合、統籌、協調區域黨建資源的能力。
  以轄區內千年古剎靜安寺得名的靜安寺街道,老年人多、老房子多、老故事多、“老朋友”多;這裡還有南京西路、華山路、愚園路等著名商業文化街以及會德豐、越洋國際等33幢知名商務樓宇——轄區特點和人文特色可以概括為這“四老一新”。有了機制保障,生活工作在靜安寺街道的人們,很快就能感受到來自改革的“紅利”,在其中,白領和老人或將是最大受益者。
  共治金中,政府投入只占很小的比例,來源將主要是社區居民和社區內單位的自發參與。此外,共治金的保存、監管、使用、後續績效評價都將有細緻而嚴謹的配套細則。
  “1+6”文件從頂層設計的角度,系統地回答了一系列長期困擾街道發展的問題,比如,街道的功能定位、權責匹配問題、街道與對應設置部門雙重管理關係、如何有效控制上級向街道、居民區下派工作任務的問題、調動多元主體積極性共同參與社會治理中存在的問題等。  (原標題:創新治理:探索社區發展共治金)
繼續閱讀

都江堰設立我省首家景區候機室


  華西都市報訊(記者 席秦嶺)26日上午10點左右,浙江人梁磊乘坐的中巴車緩緩駛出了都江堰市南橋廣場,朝雙流國際機場駛去,這拉開了我省第一家景區設立機場候機室的序幕。未來,游客和市民都可以在都江堰景區門口坐車直達雙流國際機場,再走VIP通道過安檢,直飛全球187座城市。
  青城山-都江堰旅游景區管理局副局長嚴曉霞介紹,景區機場候機室就在都江堰景區大門外的游客服務中心旁。未來,從都江堰前往雙流國際機場乘機的境內外旅客,可在景區直接購買機票、辦理值機、查詢航班動態等業務,並可直通車到機場。每天,都江堰候機樓確保4次到5次的“機場-景區”往返安全接送,併在以後根據航班及旅客情況逐步增加往返密度。  (原標題:都江堰設立我省首家景區候機室)
繼續閱讀

八旬老人稱炒“現貨白銀”賠30餘萬1個多小時被交易242次 手續費2萬多


  長春一位八旬老人炒“現貨白銀”,稱兩年賠了30餘萬。他說,在今年3月1日,在未經他同意的情況下,一家上海的公司在深夜1個多小時內“替”他完成242次交易,僅手續費就需要2.4萬元。
  覺得自己肯定能賺到錢 不想賠了30多萬
  老人說,他是一名退休醫生,開了一個小診所,家裡不缺錢,以前曾經炒股多年,但收益不佳。“記得是2012年的夏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一家天津的貴金屬公司打來的,邀請我炒現貨白銀。感覺交易靈活,還有高收益,我就同意了。”
  但在這家公司一直賠錢,後來他又換了幾家公司,到目前,他已經在8家公司有自己的賬號。
  對於炒現貨白銀,老人的家人都不同意,但他一直堅持。說起原因,他說,因為現貨白銀“不只是能買漲,還能買落”,而且能追求下預測成功的心理感受,“我就是覺得我肯定能賺到錢。”
  那到底賺到沒有?老人說,一共賠了30多萬,而且,因為一起糾紛,他也終於萌生退意。
  深夜一個多小時交易242次 賠掉5.2萬元
  老人所說的糾紛是指一系列“不正常交易”。
  老人給記者打出了一份客戶記錄,上面顯示,今年3月1日凌晨零點34分到1點58分,他的一個賬號買賣信息非常頻繁。“1個小時24分鐘的時間內,根本不顧虧損,以特快的速度買入,然後立即賣出,賣出後又立即買回,竟然做了242次買賣交易。每買賣一次的交易時間僅為:約0.347分。”
  老人說,3月3日早上7點他一打開電腦,嚇了一跳,賬面餘額少了5.2萬元。
  損失不難理解,老人說,如果迅速買入再賣出,就肯定會虧損。而“每購買一手”,比如買進白銀20千克,無論是買漲還是買跌,都是1200元,買進賣出,就是兩筆交易,每次都需要收手續費100元。這5.2萬元中,那242次買賣所花掉的手續費就需要2.4萬元。
  老人強調,這些交易的操作完全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那是誰操作的呢?
  老人說,2013年秋天,他接到上海一家公司的電話,一名姓胡的推銷員推薦他炒“現貨白銀”,並給他推薦了一個陳老師幫他炒。他表示同意,存入了10萬元錢,但不久就虧了不少。後來,這位陳老師又介紹讓他的領導“王主任”幫他炒,還是賠。
  這麼多人幫他炒過白銀,所以老人就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是誰“替”他進行的交易。他先打電話給姓胡的推銷員,對方承認是他找人幫他炒的,理由是看他賠得太多,想好心找人幫忙炒回來,找的那個人姓張,而且這個姓張的很快打來電話,說:“幫忙操作,以後再給補回來吧。”
  老人顯然不認可這個說法,他又打電話給陳老師,陳說將情況彙報給了“王主任”。“王主任”說:“公司有責任,但你將密碼告訴給了他們,也應負一定責任。”
  說起將密碼告訴胡、陳等人,老人表示無奈,白天在診所,沒有網絡,難免錯過交易最佳時機,“他們公司告訴我有電話委托交易,所以我就告訴了他們密碼,進行過委托交易。但告訴密碼,不等於他們可以不征求客戶同意啊。”
  當事人全失聯 想維權卻遇到舉證難
  老人在等待公司進一步處理結果時,今年中央電視臺“315”晚會曝光了一些“現貨白銀”機構的不當行為,等他再聯繫胡姓推銷員,對方稱“曝光後就不幹了,你也別再炒了”。此後,人就再也聯繫不上了。
  老人說,包括胡姓推銷員、陳老師、王主任,他現在都聯繫不上了。
  昨日下午,記者也撥打了胡姓推銷員的電話,發現已經為空號;王主任的電話一直無法接通;那名陳老師的電話撥通後,說了句“找哪個陳老師?”隨後就掛斷了;查公司電話,其中聯繫人的電話也已為空號。
  為了追回損失,老人最近報了案。“因為認為是財產糾紛,所以警方沒有受理,建議我進行起訴。”
  老人說,因為這家公司是一處交易所的會員單位,因此他決定向該交易所進行投訴。
  而撥通交易所的投訴熱線後,工作人員答覆,如果要確認是會員單位工作人員的操作,需要舉證,證明當時確實是屬於對方操作的,交易所會進行處理。老人感覺,這個舉證實在困難。
  業內人士:炒“現貨白銀”高風險需謹慎
  長春市張先生在今年上半年曾經代理過一現貨白銀的平臺。他說,炒現貨白銀應該選擇正規交易平臺。而類似的投資行為,本身就存在著高風險,老人進行理財應該慎重。當時他合作的公司,實際上賺取的一大部分利潤就是客戶的手續費。除了手續費,另一部分收入來自客戶的虧損,被稱為“頭寸”,“實際上以前那些非正規平臺的代理商,和客戶是在對賭。”
  因為“現貨白銀”的很多客戶並沒有相關常識,因此往往在指導老師的建議下操作,並且會將賬號和密碼交由指導老師,就很容易出現類似的問題,所以張先生提醒:“不要盲目相信指導老師,因為如果指導老師的水平真的很高,他們沒必要做指導老師。”
  本報記者 彭洪升  (原標題:八旬老人稱炒“現貨白銀”賠30餘萬1個多小時被交易242次 手續費2萬多)
繼續閱讀

盧甘斯克“總統”學古人向烏總統提出決鬥



資料圖:烏克蘭盧甘斯克地區“總統”伊戈爾·普羅特尼茨基
  中新網11月19日電 據俄媒19日報道,烏克蘭盧甘斯克地區“總統”伊戈爾·普羅特尼茨基日前在其官方網站發表公開信,要向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提出決鬥。
  普羅特尼茨基寫道,“讓我們向古代哥薩克頭領一樣來一場決鬥:誰勝出了,誰就像輸的一方提出條件。”
  早前,波羅申科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表示,他希望和平,但是要為最壞情況做打算,準備應對“全面戰爭爆發”。普羅特尼茨基正式對波羅申科上述言論作出了回應。
  普羅特尼茨基同時提出了自己的條件,“立即停止一切戰爭;將一切武裝力量撤離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儘快和烏東部就落實和平條約展開談判。”
  普羅特尼茨基還強調,按照習慣,雙方應該請來10位觀察員和10為媒體代表見證決鬥場面。
(原標題:盧甘斯克“總統”學古人向波羅申科提出決鬥)
繼續閱讀

美媒:紅旗L5成為APEC展示中國形象完美座駕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在2014北京車展上,紅旗L5正式上市。(資料圖片來源:新華網)
  中國日報網10月24日電(遠達)APEC會議即將在北京召開,各項準備工作正在緊鑼密鼓進行當中。有美國媒體報道稱,威武且時尚,並傳承往昔榮耀,紅旗牌L5轎車成為中國政府形象展示的完美座駕,成為本次APEC會議的一大特色。
  美國《紐約時報》Bree Feng10月22日發表博客文章說,中國官方媒體本周報道稱,紅旗轎車被指定為下個月APEC會議期間接送各國領導人的國賓車。《新京報》10月21日在報道APEC相關新聞時,在頭版發佈了一排閃亮黑色紅旗車的圖片,稱“國產紅旗亮相APEC”。人民日報網也刊發了一組紅旗轎車幻燈片,並表示一輛紅旗車的價格是600萬元。
  在習近平主席正在以“中國夢”為口號掀起一場提升民族自豪感運動的同時,官方媒體如此報道紅旗轎車並不足為奇。中國這款唯一的國產豪華轎車將會成為本次會議的一大特色。
  中國上一次舉辦APEC是在2001年,那之後不久它就加入世貿組織並一躍成為世界頭號出口國。如今,中國已經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任國家領導人也願意投入資金,以確保本次會議完全展現中國作為世界經濟大國、重要地緣政治角色的風采。
  此外,中國政府還採取了一系列其他措施為APEC做準備,務求給各國政要留下深刻印象,並確保會議順利進行。
  (編輯:周鳳梅)
  延伸閱讀:  (原標題:美媒:紅旗L5成為APEC展示中國形象完美座駕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繼續閱讀

俄烏央行女高管笑談僵局


  據新華社10月12日電 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兩名央行女高管11日在美國華盛頓談笑風生,各用妙語描述致使兩國關係不睦的烏克蘭東部衝突,還握手致意。
  烏克蘭央行行長洪塔列娃和俄羅斯央行副行長尤達耶娃正在華盛頓參加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系列會議,在會議間隙的國際金融協會會議上相遇。
  洪塔列娃在會前說:“當然,今天你們會對我們參加這樣一個會議感到驚訝,就像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會議。你註意到,(烏克蘭東部的)停火不幸沒能成為和平停火,但我希望,我們的會議將是和平會議。”洪塔列娃接著列舉烏東部衝突給烏經濟造成的破壞影響,不僅軍事開銷急劇增加,大量基礎設施也遭到破壞。
  “我們沒有面臨這種問題。但俄羅斯面臨更多普通挑戰”,尤達耶娃說。她承認,西方國家因烏克蘭危機而對俄施加的製裁在長期可能傷害俄羅斯經濟。根據官方數字,製裁和快速削弱的盧布致使俄羅斯今年資本外流超過750億美元。不過,尤達耶娃也說,在俄羅斯,製裁對律師來說倒是好事,一家美國律師事務所為了處理一家俄羅斯銀行的支付款項必須雇用20個人。
  烏克蘭同樣面臨吸引國際資金問題。洪塔列娃說,在國際市場資金流入前,烏克蘭還需要6個多月才能“看到隧道末端的光”,同時需要依賴捐贈國。烏克蘭方面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170億美元一攬子援助可能因應對東部衝突需要增加。而國際投資人擔心,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委托的烏克蘭經濟改革可能停滯,直到今年10月議會選舉之後。
  洪塔列娃說,改革非常艱難,任何改革都是,“當在我們遭遇一場真正的戰爭,你必須首先要考慮如何為軍隊籌措資金,因為這在之前的預算中完全無法考慮”。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俄烏央行女高管笑談僵局)
繼續閱讀

緬政府軍與克倫族軍事衝突 緬泰邊界暫關閉


  天山網訊(記者李建蘋報道)新疆奎屯市歷時5年向創建國家衛生城市邁進的步履在9月25日迎來大考,全國愛衛會技術評估工作小組抵奎檢查,此次迎檢是創建國家衛生城市工作接近尾聲的衝刺。
  5年來,奎屯市成立三級愛國衛生領導小組、衛生監督領導小組、健康教育領導小組及除“四害”消殺站等機構,組建文明勸導員、市民監督員,做到全員參與創衛。中小學生、居民、幹部職工的健康知識知曉率分別達到100%、83.5%和85%。
  奎屯市啟動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制度,街巷路面硬化率達100%;路燈亮化率達98%;實行“一日兩掃、全天美容”,城市道路機械化清掃率達60%,城市生活垃圾及糞便無害化處理率達100%。對城區每1000平方米配備兩名衛生管理和保潔人員。建成區綠化覆蓋率39.6%,綠地率達35.2%,人均公共綠地面積10.29平方米。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到三類標準,生活污水集中處理率達85%。區域環境噪聲平均值49.6分貝。實行索票索證制度,利用電子監察平臺和移動辦公設備,實現對食品生產經營監管率達100%,餐飲服務單位、食堂食品安全量化分級率達98%。建成奎屯市醫療廢棄物集中處理中心,並與全市醫療機構簽訂醫療廢棄物處置協議,醫療廢棄物的集中收集和處理率達100%。
  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食品安全標準與監測評估司副司長張磊時一行在檢查中參觀了奎屯市文化藝術中心、奎屯—獨山子經濟技術開發區、新疆奎山寶塔石化有限公司、天北新區中心廣場和雪蓮廣場等,並查看了奎屯市容市貌,對奎屯市創建國家衛生城市工作表示肯定,並提出要把創衛工作作為改善民生、促進群眾身心健康的重要舉措,依法創衛、科學創衛、為民創衛。
  伊犁州黨委常委、奎屯市委書記趙永龍說,在創建國家衛生城市過程中,奎屯市頂石爬坡、攻堅克難,讓奎屯的路更寬了、天更藍了、地更綠了、水更清了、景更美了、人民生活更好了。
  據瞭解,2009年奎屯市正式向自治區愛衛辦遞交創建國家衛生城市申請報告,2013年通過自治區驗收,今年5月通過自治區審核,7月通過國家愛衛辦暗訪。  (原標題:新疆奎屯市迎來創國家衛生城市大考)
繼續閱讀

EMBA官員退學潮,權錢“邂逅”終結了嗎


  議論風生
  只有權力不再能私相授受,在法治的軌道上運行,攀附權力的風氣才能夠得以消解,權力與資本的曖昧邂逅才會消弭。
  據報道,近一個月來,各大EMBA班,尤其是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長江商學院等最知名的EMBA班,已開始出現官員退學潮。
  出現領導幹部退學潮的原因,與中組部發佈的“禁讀令”有關。一個多月前,中組部發文嚴禁領導幹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EMBA、後EMBA、總裁班、高級領導人員研討會、研修班等被明確列為高收費社會化培訓項目,“領導幹部一律不得參加”。
  “仕而優則學”,官員的EMBA讀書潮是否提高了公共服務水平、決策管理能力,沒有確切標準,不好評判。但顯而易見的是,製造權力和資本的邂逅,卻多了一個平臺和路徑。官商同學“勾肩搭背”的身影,往往映照出利益轉化和輸送的嫌疑,投射出腐敗苟且的魅影。無論有心還是無意,宣稱“匯政商優質資源”、收費天價的商學院,某些時候實質上已經異變成了權力與資本之間的掮客,成了政商聯姻的平臺。官員與商人的邂逅,很可能伴隨著的是骯髒的交易。在權力未被關進制度籠子之前,關係的魔力,比我們想象的要強大。一期EMBA班,就是一個朋友圈,就是一次關係網絡的搭建。
  領導幹部當然需要學習,但學習的方式和途徑有很多,為什麼非要上天價的商學院呢?一是不差錢,反正學費由納稅人埋單或者企業贊助;二是商學院是權力和資本的聚集地。變了味的商學院,更像是一個市場:權力在此尋租攀結招商,資本在此捕捉機遇拉攏關係,甚至連一些美女也加入進來,尋找更高層次、更有質感的“愛情”。
  盛極一時的商學院,終於在“禁讀令”到來時開始退潮了。潮退後,商學院或要回歸教育本色,可是權力與資本的邂逅,會就此終結嗎?如果權力未能徹底關進籠子,關係的魔力沒有失靈,或意味著,目前的措施還不能治本。
  只要權力有尋租空間,只要權力和資本還有勾兌的土壤,便有可能意味著,商學院式的聯姻平臺不會消失。只有權力不再能私相授受,在法治的軌道上運行,攀附權力的風氣才能夠得以消解,權力與資本的曖昧邂逅才會消弭。否則,即便倒了商學院這個聯姻平臺,誰又知道,權力和資本又會以怎樣的名義和方式,尋找下一次的邂逅和相遇呢?
  □時言平(媒體人)  (原標題:EMBA官員退學潮,權錢“邂逅”終結了嗎)
繼續閱讀

國學泰斗湯一介靈堂接受弔唁 習近平送去花圈



湯一介先生靈堂



  9月9日8時56分,北大哲學系教授湯一介先生在京逝世,享年87歲。靈堂設在北大李兆基人文學苑,今起至9月14日接受弔唁。湯先生的夫人北大教授樂黛雲在遺像前三鞠躬,泣不成聲。中央領導人習近平、北大校長王恩哥、哲學家李澤厚等均送來花圈或花籃,靈堂擺有湯先生著作供人翻看。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